《金銀島》老海盜住進了“本鮑將軍”旅店

2013-01-28 18:15:31出處: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有限公司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這是一個關於寶藏的故事。

  那時候,我父親開了一家名叫“本鮑將軍”的小旅店。有一天,旅店門口出現了一位奇怪的客人。他身材高大而笨重,穿著一件沾滿灰塵的藍外套,黑糊糊的辮子垂落在肩膀上,雙手布滿了傷疤,臉頰上還有一道灰色的刀疤。他身後還拖著他的水手衣箱。

  他一邊吹口哨,一邊打量著旅店外的小海灣,突然,他扯開嗓子,唱起了一支老掉牙的水手歌謠:

  “十五個人站在死人的箱子上——喲RR,一瓶朗姆酒!”

  然後,他重重地敲開店門,粗聲大氣地向我父親要了一杯朗姆酒,坐下來慢慢地喝著。

  “這海灣位置不錯,”他終於開口說道,“我就在這兒住下了。”

  他接著又對我父親說:“我這個人不大講究,只要有朗姆酒就行。要問我的名字啊,以後你們就管我叫船長得了。” 說著,他把三四個金幣扔到門檻上,神氣地說,“用完了就對我吭一聲。”

  他很少說話,白天帶著一個望遠鏡,在附近到處轉悠;到了晚上,便坐在客廳的一個角落堙A拼命地喝兌了水的朗姆酒,誰也不敢答理他。他每天出去散步回來後,總是要問有沒有什麼水手路過這裡。我起初以為他是想念自己的同行才這麼問的,但後來意識到他是想躲開他們。要是店埵矰F別的水手,他便會保持絕對的沉默。

  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一個沒人的地方,答應在每個月的一號給我一個四便士的銀幣,只要我“時刻留意一個只有一條腿的水手”,一看到這個人出現,立即給他報信。

  我雖然得到了這每月四便士的報酬,卻常常做噩夢,夢見在風雨交加的夜晚,那個只有一條腿的水手,他的大腿時而在膝蓋處被截斷,時而在大腿根處被截斷。我看到他連跳帶跑地向我追來。

  不過,儘管我一想到那個獨腿水手就心驚肉跳,但我卻不像其他人那樣害怕船長。有幾個晚上,船長喝多了,這時,他便會旁若無人地唱起他那首老掉牙的水手歌謠。客人們也被強迫著跟他一起齊聲高唱——“喲RR,一瓶朗姆酒”,誰要是敢不唱或者唱得小聲了,都要挨罵。他一旦發起酒瘋來,可是世界上最蠻不講理的傢夥,只要他還在店塈今菕A就不允許任何人走出店門。

  船長在店埵矰F很久,他最初付的那些錢早就花光了,可是只要我父親向他提起要錢的事,他便會用力猛哼一聲,同時用眼睛瞪著我那可憐的父親。

  他好像從來都不換衣服,他那件藍色外套破了又補,補了又穿。他從來不寫信,也沒有收到過信。至於那只大水手箱,我們誰也沒有見他打開過。

  他只有一次被人頂撞過。那天傍晚,李甫西大夫來給我父親看完病後,坐在客廳堜漞洁C而我們那位喝得爛醉的船長,忽然扯開嗓子,又唱起了那首老掉牙的破歌:

  “十五個人站在死人的箱子上——

  喲RR,一瓶朗姆酒!

  管他魔鬼有什麼花招,喝呀——

  喲RR,一瓶朗姆酒!”

  大家對他這首歌早已習以為常,只有大夫一個人是頭一次聽到。船長越唱越起勁,忽然,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家的談話聲立刻戛然而止,只有大夫一個人還像剛才那樣繼續說著。

  船長惡狠狠地喊道:“那邊的人住嘴,不知死活的東西!”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先生?”大夫問。那惡棍又罵了一聲,說正是。“我只想對你說一點,先生,”大夫回答道,“如果你繼續這麼喝下去,這世界上很快就會少一個十足的流氓!”

  船長氣得火冒三丈,從桌旁跳起來,掏出一把刀,要威脅大夫。

  而大夫動都懶得動一下,平靜地說:“如果你不馬上將刀子放進口袋堙A我可以用名譽擔保,下次巡迴法庭審判時,一定送你上絞刑架。”

  接著,他們展開了一場對視戰,但船長很快就敗下陣來,收起刀子,像條挨了打的狗一樣,嘟嘟噥噥地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回到目錄

賬戶未綁定手機號

綁定
綁定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