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島》黑狗的出現與消失

2013-01-28 18:15:31出處: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有限公司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那年冬天特別冷,父親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店堜狾釭漪○ㄧ豕鴗F我和母親的肩上。

  在正月堣@個寒冷的早晨,太陽剛剛爬上山頂。這天,船長起得比平時都早,他夾著望遠鏡向海邊走去,一柄水手彎刀在腰間晃蕩著。

  母親當時正在樓上照顧父親,我在樓下張羅船長回來要吃的早餐。忽然,客廳的門開了,一個我從未見過的人走了進來,這個人又白又胖,左手缺了兩個手指,腰上也帶著一柄水手彎刀。這個人在一張桌子旁坐了下來,作了個手勢要我過去。

  “孩子,過來,”他說,“桌上的早餐是不是為我的朋友比爾準備的啊?”

  我回答說,我不知道他的朋友比爾是誰,早餐是為住在我們店堛漱@位客人準備的,我們都管這客人叫船長。

  “是啊,”他說,“我這朋友比爾好像也被人稱作船長呢。你這位船長的右邊臉頰上有個刀疤,是不是?——啊,對了,我找的就是他!”

  我告訴他船長出去散步了。

  於是這陌生人便老是在店門口旁轉悠,還不時向外張望,活像一只貓在守著老鼠。

  沒過多久,船長遠遠地朝旅店走來了。陌生人立刻把我拉到他身後,一齊躲進了門背,我當時緊張極了。陌生人把彎刀從刀鞘堜馴~拔了拔。

  船長邁著大步走了進來,沒有向左右兩邊看上一眼,就逕直走到了為他準備好的餐桌旁。

  “比爾。”陌生人叫了一聲。

  船長猛地轉過身來,臉色頓時鐵青,好像看到了惡魔似的。他倒吸了一口涼氣,說了一聲:“黑狗!”

  “正是你同一條船上的老夥計——黑狗!” 陌生人稍稍松了口氣說道。

  黑狗在船長的早餐桌旁坐了下來。等我端上了朗姆酒,黑狗便要我走開,並讓我把門開著。

  過了一會兒,客廳堿藒M爆發出一陣可怕的咒罵聲,同時還夾雜著其他響聲——椅子和桌子被掀翻的碰撞聲,鋼刀的乒乓聲,再接著便是什麼人發出的痛苦的嚎叫聲。

  我趕緊跑進來,只見黑狗肩上血流如注,沒命地往外跑,船長在後面窮追不舍,兩個人的手中都握著出鞘的彎刀。追到門口時,船長朝黑狗使勁砍去,可是,“本鮑將軍”招牌擋住了他的彎刀。

  黑狗趁機飛快地逃走了,而船長卻像中了邪一樣站在那堙A死死地盯著招牌。他把眼睛揉了好幾下,這才回到屋堙C

  “吉姆,”他喊道,“拿朗姆酒來。”

  “朗姆酒。”他自言自語地說,“我必須離開這裡。朗姆酒!朗姆酒!”

  我慌慌張張地跑進堶戛陸s,突然聽到客廳媔ヮ茪@聲巨響,跑出來看時,船長已經直挺挺地躺在了地板上。響聲也驚動了樓上的母親,她跑下樓來。

  我和母親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碰巧這時李甫西大夫推門進來,他是來給我父親看病的。

  大夫說船長根本沒有受傷,而是中風了。然後,大夫讓我母親上樓去照顧父親,又讓我拿了一個臉盆來。

  “吉姆,”大夫問,“你怕見到血嗎?”

  “不怕,先生。”我說。

  “那麼,”大夫說,“你端著這個盆子。”他邊說邊拿起一把手術刀,割開了船長的靜脈。

  流了許多血後,船長終於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四周。突然,他嚷道:“黑狗在哪兒?”

  “這裡沒有什麼黑狗,”大夫說,“只有你仰面朝天地躺在這裡。你放肆地喝酒,結果正如我說的那樣,中風了。儘管我萬分不願意,可剛剛我還是把你從墳墓堜啎F回來。聽著,如果你不趕快把酒戒掉,你會沒命的!”

  船長不高興地皺起了眉頭。

  我和大夫兩個人費了很大的勁才把他扶上樓,讓他躺在床上。然後,我跟著大夫一起看我父親去了。

回到目錄

賬戶未綁定手機號

綁定
綁定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