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這年頭吃播帶貨都OUT了!現流行看“課播”漲姿勢這年頭吃播帶貨都OUT了!現流行看“課播”漲姿勢

2020-02-16 05:53 出處:PConline原創 作者:四月 責任編輯:lindanna

  [PConline 雜談]看過不少網紅的直播,有做吃播的,搞游戲的,帶貨的,獨獨沒想到最近因疫情影響不少老師被直播網課給帶火了。

1

  停課不停學,可以說是一件必將載入中國教育史冊的事情。怎麼不停學?老師們走進了直播間有人把老師直播上課的三個階段寫成了段子,真的太有畫面感了。

  老師第一天直播上課,還有點羞澀,他老臉一紅,時間一到,害羞的趕緊下課

  當老師第二天直播上課,這個氣氛逐漸火熱,來聽懂的扣1,沒懂的扣2,記得關注我喲鐵汁。

      到了第三天老師直播上課,兄弟萌666走一個,這道題我解沒毛病,把直播間堨R滿了歡樂。

      哇哦,今晚不下課

  如果不是因為開學在即又無法覆課,真的很難讓人把老師和直播聯系在一起。有人把老師直播網課的走紅稱之為互聯網教育的又一個巔峰(宅經濟下在線教育概念股大漲)。事實上,互聯網教育發展至今,真的是起起伏伏一言難盡。

互聯網教育起步初期:不夠有趣,為盈利發愁

  90年代中期,國內開始玩起互聯網,互聯網教育也跟著起來了,不少民營培訓機構和互聯網教育企業開始在線開辦學校和上課,那時候叫“辦網校”和“上網課”。比如1996年首家中小學遠端教育網站101網校成立;到了2000年,我們比較熟悉的新東方網校上線

  當時,互聯網教育剛起步,它的授課形式就像在放教學課程PPT那樣,主要文字為主音頻和視頻這些數字教學資源還沒出現,用戶體驗非常一般,不過在國家的大力支援下,還是迅速發展了一批批用戶。

  直到七八年後,弘成教育東大正保分別在美國上市這才從真正意義上讓互聯網教育行業穫得了社會關注度。

  這個階段,互聯網發展得很快,互聯網教育在硬體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支援,音頻和視頻教學都慢慢有了隔著螢幕怎麼和用戶互動怎麼才能教得有趣好玩,還是一件讓所有人頭疼的事情,整體盈利的能力還不成熟。

  很多人來學網課都是三分鐘熱度,動不動就在網上下載了幾十個G的教學視頻但結局都是囤在電腦堨佔記憶體去了。

  在互聯網的助推下,知識的傳播和學習變得容易了,但離教書育人的真正目標還離得很遠。所以很多培訓機構還是主攻線下培訓機構,把互聯網教育當作一種附加功能,用來做宣傳概念等,互聯網教育能賺錢這事兒都不太被看好。

互聯網教育迎來爆發期:賣課大軍廝殺,用戶留存難

  直到2010年,互聯網教育才出現了顛覆性的創新模式。這一年,美國MOOC(慕課)大規模的開放在線課程,全球頂尖的教學資源被授權進行傳播,這一舉動引起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

  同年互聯網的發展也讓在線教育的形式更多樣化,視頻一對一互動授課,在線批改作業,讓在線課堂生動有趣起來了。

  終於,在2014年互聯網教育迎來了爆發期,平均每天就有2.6家互聯網教育公司誕生。而這一年也被視為中國互聯網教育的元年,大家熟悉的iTutorGroup、滬江網、VIPKID、51Talk等元老級互聯網教育公司,從這一年開始都在營收方面實現了火箭般的竄升。當時的在線授課教師可以做到一小時就收入過萬。

  互聯網教育的蛋糕這麼大,自然很多人都想湧進來分一杯羹,互聯網教育陷入了一種誰燒錢多誰就贏的困境。這也給整個互聯網教育行業帶來了很大的衝擊,互聯網教育的在線穫客成本越來越高,有的互聯網教育公司在穫客成本上就高達4970元,隨時都會出現現金流斷裂的危機。

  2015年末,作為互聯網巨頭的百度也想在互聯網+教育分一杯羹,百度傳課正式上線,可即便在自帶巨大流量的百度上,也無法快速的把用戶導入到自家的教育平台上,可見互聯網流量要轉化為教育流量,難度大,成本高。2018 年 1 月,百度傳課宣佈停止維護用戶端。

  另一方面,為了燒錢補貼大量穫客,教育和運營資源不得不減少,這也讓網課的服務品質迅速下降,用戶對互聯網教育網課的投訴率居高不下

  為了賣出更多的課補貼穫取新客的成本,很多互聯網教育平台在推廣網課的時候強買強賣,瘋狂電話騷擾,欺瞞消費者等,還出現了正式課程與試聽課程品質不符、花錢買課容易,不滿意退費難等各種各樣的問題。

  一時之間,消費者對互聯網教育的好感急劇下降,甚至是反感、厭惡,大批用戶出走。互聯網教育也陷入了流量寒冬,你死我活進行存量廝殺。

互聯網技術走進線下教學講堂:誰也阻擋不了我學習

  互聯網用流量把教室搬到了螢幕前,而線下的教學講堂也引入了互聯網技術,讓教學資源匱乏的地區能夠平等地享受學習帶來的快樂。互聯網+教育,和教育+互聯網,一個看起來是為了利用互聯網技術實現知識盈利,一個則是用技術打破知識傳播都壁壘,但本質上它們都做到了將知識更廣泛地傳播。

  1993年美國透過IT教育應用實施面向21世紀的教育改革,世界各國也紛紛開始重視IT技術在教學上的應用。

  1998年教育部正式批准清華、北郵、浙大和湖南大學作為國家現代遠端教育第一批試點院校,發展現代遠端教育;2012年教育部印發《教育資訊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大力推進資訊技術與教育全面深度融合;2015年,全國中小學校互聯網接入率已達83%,多媒體教室普及率達73%,互聯網教育基礎支撐能力已經形成。

  2018年一塊可能改變命運的螢幕走紅,講的就是利用遠端教育促進教育均衡的故事,憑藉一根網線就將不同地區,不同學校之間聯系起來。

  此次受疫情影響,課堂老師走進直播間以好玩的方式給學生們傳道授業,也是新興互聯網技術促進教育行業多元化的有力證明。

互聯網教育再創新:內容有價值,我樂意花錢

  線下教育和線上教育相結合,讓教育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而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完備的技術和硬體為互聯網教育提供了更多創新的可能。2016年知識付費產業崛起以知乎、得到、喜馬拉雅、分答為代表的知識付費平台快速收穫萬千用戶,百花齊放,知識付費用戶也呈現“井噴”之勢。

  知識付費與前文提到的在線教育不同之處在於,知識付費是一條完全獨立的產業,更像是在互聯網資訊轟炸中,有人幫你把你想知道的資訊直接告訴你,替你省下繁瑣的篩選過程。知識付費的最大意義也在於是能夠刺激大多數普通人貢獻自己掌握的知識,成為從分享知識中穫益的人

  而在線教育擁有著系統且嚴謹的教研體系,從課程內容制定,教學到課後作業佈置都是由從事相關教育的專業人士來把關,本質上還是課堂教學,只是載體從PC端變成了移動端。

  知識付費的形式並不侷限於課程,它還可以是對一個提問的專業解答,而且時間把控上更彈性,大多數都比較短,呈現的方式非常自由,可以是圖文、音頻或者視頻。

  知識付費傳遞的是知識本身,是用戶依舊“名人之言”矯正自我認知偏差的捷徑,所以知識付費更注重的是品牌效應,付費的初衷是對這個人篩選資訊能力的信任。

  所以由於不同人對事物都存在認知偏差,知識付費的內容也是依據這個人的學識經驗,所以知識付費產業一直都存在爭議,知識付費內容參差不齊,用戶對知識付費內容的評價也帶著非常濃的個人色彩

  但即便如此,目前人們對知識付費的熱情依舊高漲,截至2019年年底,知識付費平台用戶規模接近4億人,知識付費的總體經濟規模達300億。

寫在最後

  知識的傳遞不斷在變化經過線下教育-PC互聯網教育-知識付費/移動互聯網教育三個階段的轉變,知識的傳播途徑在互聯網+的推動下變得更多樣,覆蓋人群更廣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未來每個人都可以想學就學。

為您推薦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家電論壇帖子排行

最高點擊 最高回覆 最新
最新資訊離線隨時看 聊天吐槽贏獎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