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IPv6終於迎來發展元年 卻擋了SDN的前路?IPv6終於迎來發展元年 卻擋了SDN的前路?

2019-01-31 00:15 出處:PConline原創 作者:卡夫卡 責任編輯:sunziyi

  【PConline 雜談】早在2016年國家印發的“十三五”規劃中,便明確提出2020年互聯網要全面演進陞級至IPv6;到了2017年,兩辦同時發文《推進IPv6規模部署行動計劃》,進一步推動IPv6落地,出於種種原因而遲遲未見成效,直到步入2019年,開始陸陸續續有應用落地,才讓喊了這麼多年的IPv6,終於迎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發展元年。

  在《IPv6行動計劃》中我們看到,2019-2020年的重點工作主要集中在互聯網應用、網路基礎設施、應用基礎設施、網路安全與關鍵前言技術上,從基礎到應用再到安全,逐步推進IPv6產業化發展,所有網路運營單位要全面部署IPv6,勢如破竹。

   作為智能網路演進的關鍵基礎技術,可以說普及IPv6迫在眉睫,然而與此同時,我們也發現這幾年呼聲甚高的SDN怎麼一時間倒沒了聲音?為何IPv6一來SDN倣佛戛然而止了?難道說IPv6的普及阻礙了SDN的網路重構進程?

   其實,SDN技術一直以來所面對的都是在IPv4協議下的網路重構,包括在IPv6普及的初期仍會支援IPv4/IPv6雙協議棧作為過渡,但到了後期IPv6替代IPv4成為主流是大勢所趨,屆時要如何部署SDN呢?對此,在制定SDN標準的OpenFlow v1.2中已規定了對IPv6的基本支援,更在後面的v1.3更新了對IPv6擴展頭的支援,因此最新的SDN標準是可以支援IPv6的。

   那麼,我們要如何看待IPv6與SDN兩者間的關係呢?顯然,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技術(兩個維度),我們可以將SDN視為一種平台技術,而IPv6是該平台上應用的具體協議。過去,SDN控制器互通互訪是透過IPv4地址,下發流量和控制互動協議OpenFlow也都是基於IPv4,如今只不過要將IPv4地址全部換成IPv6。

   我們說,SDN的核心技術是利用OpenFlow將網路設備控制層與數據層分開,從而實現網路流量的靈活控制,網路也得以更加智能;另一方面,隨著IPv6地址下的終端數量增多,將帶來更大的路由表及更複雜的查詢,而SDN將控制與轉發分離和集中管理的理念,正好在IPV6協議中發揮了更要作用。

   在SDN結構下,出口處NAT64(一種IPv6地址轉換機制,以實現IPv6和IPv4主機之間互訪)設備只需要負責數據轉發,將相應的控制管理放到雲端,從而大幅提升網路的轉發能力。SDN憑其可程式設計與靈活性,可對網路結構不斷優化,因此只需陞級相關的控制軟體便能實現更多應用和功能的陞級,這樣一來,網路基礎設施既能支援IPv6應用,又不必擔心資源浪費,SDN能在IPv4向IPv6過渡中助力。

   我們都知道力是相互的,因此反過來看,IPv6對SDN也是起到推動作用的。後者的核心功能只有使用IPv6後,才能真正的發揮軟體定義網路的真正優勢,尤其是如今隨著5G、IoT、SDN/NFV、雲計算、邊緣計算等新技術的發展,IPv6已成為這些新興技術的基礎。

   不過,在IPv6全面取代IPv4之前,兩者仍需在同一個網路,甚至同一設備上共存很長一段時間,這便需要SDN擁有適配雙棧網路的能力,即在控制面提供標準的控制接口來編寫IPv4與IPv6互通的應用軟體,再將其以插件形式嵌入SDN控制器之中。SDN控制器在收到IPv4主機與IPv6主機間的通信數據包後,能將數據包交給IPv4與IPv6互聯的應用模組處理,依據處理結果在交換機中設定相應的轉發規則。

   從技術角度出發來看,儘管讓SDN支援IPv6不存在太大的難點,但僅是支援IPv6標準還遠遠不夠,在後續的實踐落地中仍有大量工作要完善,要發展下一代互聯網顯然離不開新技術與新應用的推動,而IPv6與SDN正是下一代互聯網發展的技術支柱,兩者缺一不可。

 
出門找個車位真是難 未來用AI即時預判空車位? IPv6終於迎來發展元年 卻擋了SDN的前路? 3D列印的磁性網格機器人長這樣?可抓取小物體 用不鏽鋼材料製造飛船?馬斯克是這樣說的 國內首次:零下20度環境測試聯通5G成功傳輸4K

為您推薦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加載更多

網路設備論壇帖子排行

最高點擊 最高回覆 最新
最新資訊離線隨時看 聊天吐槽贏獎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