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腸栓熬的湯

PCbaby專家團審閱

  香腸栓熬的湯主要內容

  這個有趣的童話為我們描繪了這樣一個故事:在一次耗子王的宴會上,耗子王宣佈:誰能把香腸栓熬的湯做出來,並且好吃,就讓誰做王后。熬湯的時間限定為一年。有四只年輕而且貧窮的耗子站出來,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入上流社會的大好機會。世界有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個耗子各選了一個方向,去碰運氣,去尋找熬這種湯的方法。

  他們中的三只耗子,選擇了去旅行,去尋找答案。而最終的結果卻是沒有去旅行,是從自己的思索中得來的方法的耗子成為了耗子王后。

  香腸栓熬的湯的故事

  1.香腸栓熬的湯

  “昨天有一個出色的宴會!”一個年老的女耗子對一個沒有參加這盛會的耗子說。“我在離老耗子王的第二十一個座位上坐著,所以我的座位也不算太壞!你要不要聽聽菜單子?出菜的次序安排得非常好--發霉的面包、臘肉皮、蠟燭頭、香腸--接著同樣的菜又從頭到尾再上一次。這簡直等於兩次連續的宴會。大家的心情很歡樂,閒聊了一些愉快的話,像跟自己家堛漱H在一起一樣。什麼都吃光了,只剩下香腸尾巴上的香腸栓。我們於是就談起香腸栓來,接著就談起‘香腸栓熬的湯’這個問題。的確,每個人都聽到過這件事,但是誰也沒有嚐過這種湯,更談不上知道怎樣去熬它。大家提議:誰發明這種湯,就為他幹一杯,因為這樣的人配做一個濟貧院的院長!這句話不是很有風趣的麼?老耗子王站起來說,誰會把這種湯做得最好吃,他就把她立為皇后。研究時間為一年。”

  ヾ香腸的末梢總是打著結;這個結總是連在一個木栓上,以便於掛起來,這叫香腸栓。“香腸栓熬的湯”是丹麥的一個成語,意思是:“閒扯大半天,都是廢話!”

  “這倒很不壞!”另一個耗子說,“不過這種湯的做法是怎樣呢?”

  “是的,怎樣做法呢?”這正是所有的女耗子--年輕的和年老的--所要問的一個問題。她們都想當皇后,但是她們卻怕麻煩,不願意跑到廣大的世界堨h學習做這種湯;而她們卻非這樣辦不可!不過每個耗子都沒有離開家和那些自己所熟悉的角落的本事。在外面誰也不能找到乳餅殼或者臭臘肉皮吃。不,誰也會挨餓,可能還會被貓子活活地吃掉呢。

  無疑地,這種思想把大部分的耗子都嚇住了,不敢到外面去求得知識。只有四只耗子站出來說,她們願意出去。她們是年輕活潑的,可是很窮。世界有四個方向,她們每位想出一個方向;問題是誰的運氣最好。每位帶著一根香腸栓,為的是不要忘記這次旅行的目的。她們把它當做旅行的手杖。

  她們是在5月初出發的。到第二年5月開始的時候,她們才回來。不過她們只有三位報到。第四位不見了,也沒有送來任何關於她的消息,而現在已經是決賽的日期了。

  “最愉快的事情也總不免有悲哀的成分!”耗子王說。但是他下了一道命令,把周圍幾婺竷H內的耗子都請來。她們將在廚房媔隻X。那三位旅行過的耗子將單獨站在一排;至於那個失了蹤的第四個耗子,大家豎了一個香腸栓,上面掛著一塊黑紗作為紀念。在那三只耗子沒有發言以前,在耗子王沒有作補充講話以前,誰也不能發表意見。

  現在我們聽吧!

  2.第一只小耗子的旅行見聞

  “當我走到茫茫的大世界堨h的時候,”小耗子說,“像許多與我年紀相倣的耗子一樣,我以為我已經知道了所有的東西。不過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一個人要花許多年的工夫才能達到這種目的。我立刻動身航海去。我坐在一條開往北方的船上。我聽說,在海上當廚子的人要知道怎樣隨機應變。不過如果一個人有許多臘肉、整桶的醃肉和發霉的麵粉的時候,隨機應變也就夠容易了。人們吃得很講究!但是人們卻沒有辦法學會用香腸栓做湯。我們航行了許多天和許多夜。船簸動得很厲害,我們身上都打濕了。當我們最後到達了我們要去的地方的時候,我就離開了船。那是在遙遠的北方。

  “離開自己家堛漱@個角落遠行,真是一件快事。坐在船上,這當然也算是一種角落。但是忽然間你卻來到數百里以外的地方,住在外國。那埵陶\多原始森林,長滿了赤楊。它們發出的香氣是太強烈了!這個我不太喜歡!這些原始植物發出辛辣的氣味,弄得我打起噴嚏來,同時也想起香腸來。那兒還有許多湖。我走近一看,水是非常清亮的;不過在遠處看來,湖水都是像墨一般地黑。白色的天鵝浮在湖水上面,起初我以為天鵝是泡沫。它們一動也不動。不過當我看到它們飛和走動的時候,我就認出它們了。它們屬於鵝這個家族,從它們走路的樣子就可以看得出來。誰也隱藏不住自己的家族的外貌!我總是跟我的族人在一起。我總是跟松鼠和田鼠來往。它們無知得可怕,特別是關於烹調的事情--我出國去旅行也是為了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香腸栓可以做湯的這種想法,在他們看來,簡直是驚人的思想。所以這件事立刻就傳遍了整個的森林。不過他們認為這件事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我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兒,在這天晚上,我居然探求到做這湯的秘法。這時正是炎熱的夏天,因此--它們說--樹林才發出這樣強烈的氣味,草才是那麼香,湖水才是那麼黑而亮,上面還浮著白色的天鵝。

  “在樹林的邊緣上,在四五座房屋之間,豎著一根竿子。它和船的主桅差不多一般高,頂上懸著花環和緞帶。這就是大家所謂的五月柱。年輕女子和男子圍著它跳舞,配合著提琴手所奏出的提琴調子,高聲唱歌。太陽下山以後,他們還在月光中盡情地歡樂了一番,不過一個小耗子跟一個森林舞會有什麼關係呢?我坐在柔軟的青苔上,緊緊地捏著我的香腸栓。月亮特別照著一塊地方。這兒有一株樹,這兒的青苔長得真嫩--的確,我相信比得上耗子王的皮膚。不過它的顏色是綠的;這對於眼睛說來,是非常舒服的。

  “忽然間,一群最可愛的小人物大步地走出來了。他們的身材只能達到我的膝蓋。他們的樣子像人,不過他們的身材長得很相稱。他們把自己叫做山精;他們穿著用花瓣做的漂亮衣服,邊緣上還飾著蒼蠅和蚊蚋的翅膀,很好看。他們一出現就好像是要找什麼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不過他們有幾位終於向我走來;他們的首領指著我的香腸栓,說:‘這正是我們所要的那件東西!--它是尖的--它再好也沒有!’他越看我的旅行杖,他就越感到高興。

  “‘你們可以把它借去,’我說,‘但是不能不還!’“‘不能不還!’他們重複著說。於是他們就把香腸栓拿去了。我也只好讓他們拿去。他們拿著它跳舞,一直跳到長滿了嫩青苔的那塊地方。他們把木栓插在這兒的綠地上,他們也想有他們自己的五月柱,而他們現在所得到的一根似乎正合他們的心意。他們把它裝飾了一番。這真值得一看!

  “小小的蜘蛛們在它上面織出一些金絲,然後在它上面掛起飄揚的面紗和旗幟。它們是織得那麼細緻,在月光堻Q漂得那麼雪白,把我的眼睛都弄花了。他們從蝴蝶翅膀上攝取顏色,把這些顏色撒在白紗上,而白紗上又閃著花朵和珍珠,弄得我再也認不出我的香腸栓了。像這樣的五月柱,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根。現在那一大隊的山精先到場。他們什麼衣服也沒有穿,然而他們是再文雅不過了。他們請我也去參加這個盛會,但是我得保持相當的距離,因為對他們說來,我的體積是太大了。

  “現在音樂也開始了!這簡直像幾千只鈴兒在響,聲音又圓潤又響亮。我真以為這是天鵝在唱歌呢。的確,我也覺得我可以聽到了杜鵑和畫眉的聲音。最後,整個的樹林似乎都奏起音樂來了。我聽到孩子的說話聲,鈴的鏗鏘聲和鳥兒的歌唱聲。這都是最美的旋律,而且都是從山精的五月柱上發出來的。這全是鐘聲的合奏,而這是從我的香腸栓上發出來的。我從來也沒有想過,它會奏出這麼多的音調,不過這要看它落到了什麼人的手中。我非常感動;我快樂得哭起來,像一個小耗子那樣哭。

  “夜是太短了!不過在這個季節堙A它是不能再長了。風在天剛亮的時候就吹起來,樹林堣@平如鏡的湖面上出現了一層細細的波紋,飄蕩著的幔紗和旗幟都飛到空中去了。蜘蛛網所形成的波浪形的花圈,吊橋和欄杆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從這片葉子飛到那片葉子上,都化為烏有。六個山精把我的香腸栓扛回送還給我,同時問我有沒有什麼要求,他們可以讓我滿足。因此我就請他們告訴我怎樣用香腸栓做出湯來。

  “‘我們怎樣做嗎?’山精們的首領帶笑地說。‘嗨,你剛才已經親眼看到過了!你再也認不出你的香腸栓吧?’

  “‘你說得倒輕鬆!’我回答說。於是我就直截了當地把我旅行的目的告訴他,並且也告訴他,家堛漱H對於我這次旅行所作的希望。‘我在這兒所看到的這種歡樂景象,’我問,‘對我們耗子王和對我們整個強大的國家,有什麼用呢?我不能夠把這香腸栓搖幾搖,說:看呀,香腸栓就在這兒,湯馬上就出來了!恐怕這種菜只有當客人吃飽了飯以後才能拿出來!’

  “山精於是把他的小指頭接進一朵藍色的紫羅蘭花堨h,同時對我說:

  “‘請看吧!我要在你的旅行杖上擦點油;當你回到耗子王的宮殿堨h的時候,你只須把這手杖朝他溫暖的胸口頂一下,手杖上就會開滿紫羅蘭花,甚至在最冷的冬天也是這樣。

  所以你總算帶了一點什麼東西回去--恐怕還不止一點什麼東西呢!’”不過在這小耗子還沒有說明這個“一點什麼東西”以前,她就把旅行杖伸到耗子王的胸口上去。真的,一束最美麗的紫羅蘭花開出來了。花兒的香氣非常強烈,耗子王馬上下一道命令,要那些站得離煙囪最近的耗子把尾巴伸進火堨h,以便燒出一點焦味來,因為紫羅蘭的香味使他吃不消;這完全不是他所喜歡的那種氣味。

  “不過你剛才說的‘一點什麼東西’究竟是什麼呢?”耗子王問。

  “哎,”小耗子說,“我想這就是人們所謂的‘效果’吧!”

  於是她就把這旅行杖掉轉過來。它上面馬上一朵花也沒有了。

  她手中只是握著一根光禿禿的棍子。她把它舉起來,像一根樂隊指揮棒。

  “‘紫羅蘭花是為視覺、嗅覺和感覺而開出來的,’那個山精告訴過我,‘因此它還沒有滿足聽覺和味覺的要求。’”

  於是小耗子開始打拍子,於是音樂奏出來了--不是樹林中山精歡樂會的那種音樂;不是的,是我們在廚房中所聽到的那種音樂。乖乖!這才熱鬧呢!這聲音是忽然而來,好像風灌進了每個煙囪管似的;鍋兒和罐兒沸騰得不可開交;大鏟子在黃銅壺上亂敲;接著,在不意之間,一切又忽然變得沉寂。人們聽到茶壺發出低沉的聲音。說來也奇怪,誰也不知道,它究竟是快要結束呢,還是剛剛開始唱。小罐子在滾滾地沸騰著,大罐子也在滾滾地沸騰著;它們誰也不關心誰,好像罐子都失去了理智似的。小耗子揮動著她的指揮棒,越揮越激烈;罐子發出泡沫,冒出大泡,沸騰得不可開交;風兒在號,煙囪在叫。哎呀!這真是可怕,弄得小耗子自己把指揮棒也扔掉了。

  “這種湯可不輕鬆!”老耗子王說。“現在是不是要把它拿出來吃呢?”

  “這就是湯呀!”小耗子說,同時鞠了一躬。

  “這就是嗎?好吧,我們聽聽第二位能講些什麼吧。”耗子王說。

  3.第二只小耗子講的故事

  “我是在宮堛犒炷挴]堨X生的,”第二只耗子說。“我和我家塈O的人從來沒有福氣到餐廳堨h過,更談不上到食物儲藏室堨h。只有在旅途中和今天的這種場合,我才第一次看到一個廚房。我們在圖書館堙A的確常常在挨餓,但是我們卻得到不少的知識。我們聽到一個謠傳,說誰能夠在香腸栓上做出湯來,誰就可以穫得皇家的獎金。我的老祖母因此就拉出一卷手稿來。她當然是不會念的,但是她卻聽到別人念過。那上面寫道:‘凡是能寫詩的人,都能在香腸栓上做出湯來。’她問我是不是一個詩人。我說我對於此道一竅不通。她說我得想辦法做一個詩人。於是我問做詩人的條件是什麼,因為這對於我說來是跟做湯一樣困難。不過祖母聽到許多人念過。她說,這必須具有三個主要的條件:‘理解、想象和感覺!如果你能夠使你具備這幾樣東西,你就會成為一個詩人,那麼香腸栓這類事兒也就自然很容易了。’

  “於是我就出去了,向西方走,到茫茫的大世界堨h,為的是要成為一個詩人。

  “我知道,最重要的東西是理解。其餘的兩件東西不會得到同樣的重視!因此我第一件事就是去追求理解。是的,理解住在什麼地方呢?到螞蟻那兒去,就可以得到智慧!猶太人的偉大國王這樣說過ヾ。我是從圖書館中知道這事情的。在我來到第一個大蟻山以前,我一直沒有停步。我待在這兒觀察,希望變得聰明。

  ヾ這句話源出於所羅門所作的《箴言集》。原文是:“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見《聖經•舊約•箴言》第六章第六節。

  “螞蟻是一個非常值得尊敬的種族。他們本身就是‘理解’。他們所做的每件事情,像計算好了的數學題一樣,總是正確的。他們說,工作和生蛋的意義就是為現在生活,為將來作準備,而他們就是照這個宗旨行事的。他們把自己分成為清潔的和肮髒的兩種螞蟻。他們的等級是用一個數目來代表的;螞蟻皇后的數目是第一號。她的見解是唯一正確的見解,因為她已經吸收了所有的智慧。認識這一點,對我說來是很重要的。

  “她的話說得很多,而且說得都很聰明,叫我聽起來很像廢話。她說她的蟻山是世界上最高大的東西,但是蟻山旁邊就有一棵樹,而且比起它來,不消說要高大得多--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因此關於這樹她就一字不提。一天晚上,有一只螞蟻在這樹上失蹤了。他沿著樹幹爬上去,但並沒有爬到樹頂上去--只是爬到別的螞蟻還沒有爬到過的高度。當他回到家來的時候,他談論起他所發現的比蟻山還要高的東西。但是別的螞蟻都認為他的這番話對於整個螞蟻社會是一種侮辱,因此這只螞蟻就受到懲罰,戴上了一個口罩,並且永遠被隔離開來。

  “不久以後,另一只螞蟻爬到樹上去了。他作了同樣的旅行,而且發現了同樣的東西。不過這只螞蟻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取一種大家所謂的冷靜和模糊的態度,此外他是一只有身份的螞蟻,而且是純種,因此大家就都相信他的話。當他死了以後,大家就用螞蟻蛋為他立了一個紀念碑,表示他們都尊敬科學。”

  小耗子繼續說:“我看到螞蟻老是背著他們的蛋跑來跑去,他們有一位把蛋跑掉了;他費了很大的氣力想把它撿起來,但是沒有成功。這時另外兩只螞蟻來了,盡他們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他,結果他們自己背著的蛋也幾乎弄得滾下來了。所以他們就立刻不管了。因為人們得先考慮自己--而且螞蟻皇后也談過這樣的問題,說這種做法既可表示出同情心,同時又可表示出理智。這兩個方面‘使我們螞蟻在一切有理智的動物中佔最高的位置。理智應該是、而且一定是最主要的東西,而我在這方面恰恰最突出!’於是她就用她的後腿站起來,好使得人們一眼就可以看清她……我再也不會弄錯了;我一口把她吃掉。到蟻群中去,學習智慧吧!我都裝進肚皮堨h了!

  “我現在向剛才說的那株大樹走去。它是一棵櫟樹,有很高的軀幹和濃密的樹頂;它的年紀也很老。我知道這兒住著一個生物--一個女人--人們把她叫樹精:她跟樹一起生下來,也跟樹一起死去。這件事是我在圖書館媗巨鴘;現在我算是看到這樣一棵樹和這樣一個櫟樹精了。當她看到我走得很近的時候,她就發出一個可怕的尖叫聲來。像所有的女人一樣,她非常害怕耗子。比起別人來,她更有害怕的理由,因為我可以把樹咬斷,她沒有樹就沒有生命。我以一種和藹和熱誠的態度和她談話,給她勇氣。她把我拿到她柔嫩的手堙C當她知道了我旅行到這個茫茫大世界堥茠漸堛漁氶A她答應我說,可能就在這天晚上我會得到我所追求的兩件寶物之一。

  “她告訴我說,幻想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是像愛情一樣美麗,他常常到這樹枝的濃葉中來休息--這時樹枝就在他們兩人頭上搖得更起勁。她說:他把她叫做樹精,而這樹就是他的樹,因為這棵瘤疤很多的老櫟樹是他所喜愛的一棵樹,它的根深深地鑽進土堙A它的軀幹和簇頂高高地伸到新鮮的空氣中去,它對於飄著的雪、銳利的風和暖和的太陽,知道得比任何人都清楚。是的,她這樣說過,‘鳥兒在那上面唱著歌,講著一些關於異國的故事!在那唯一的死枝上鸛鳥築了一個與樹兒非常相稱的窠,人們可以從它們那媗巨鴗@些關於金字塔的國度的事情,幻想非常喜歡這類的事情,但是這還不能滿足他。我還把這樹在我小時的生活告訴他;那時這樹很嫩,連一棵蕁麻都可以把它掩蓋住--我得一直講到這樹怎麼長得現在這樣粗大為止。請你在車葉草下面坐著,注意看吧。當幻想到來的時候,我將要找一個機會來捻住他的翅膀,扯下他的一根小羽毛來。把這羽毛拿去吧--任何詩人都不能得到比這更好的東西--你有這就夠了!’

  “當幻想到來的時候,羽毛就被拔下一根來了。我趕快把它搶過來,”小耗子說。“我把它捏著放在水堙A使它變得柔軟!把它吃下去是很不容易的,但我卻把它啃掉了!現在我已經有了兩件東西:幻想和理解。透過這兩件東西,我知道第三件就可以在圖書館塈銆o到了。一位偉人曾經寫過和說過:有些長篇小說唯一的功用是它們能夠減輕人們多餘的眼淚,因為它們是像海綿一樣,能把情感吸收進去。我記起一兩本這類的書;我覺得它們很合人的胃口;它們不知被人翻過多少次,油膩得很,無疑地它們已經吸收了許多人們的感情。

  “我回到那個圖書館堨h,生吞活剝地啃掉了一整部長篇小說--這也就是說,啃掉了它柔軟的部分,它的精華,它的書皮和裝訂我一點也沒有動。我把它消化了,接著又啃掉了一本。這時我已經感覺它們在身體內動起來,於是我又把第三本咬了幾口。這樣我就成了一個詩人了。我對我自己這樣講,對別人也這樣講。我有點頭痛,有點胃痛,還有我講不出來的一些別種的痛。我開始思索那些與香腸栓聯系起來的故事。於是我心中就想起了許多香腸栓,這一定是因為那位螞蟻皇后有特別細緻的理智的原故。我記得有一個人把一根白色的木栓塞進嘴堨h,於是他那根木栓都變得看不見了。我想到浸在陳啤酒堛漱鴟瞗B墊東西的木栓、塞東西的木栓和釘棺材的木栓。我所有的思想都環繞著栓而活動!當一個人是詩人的時候,他就可以用詩把這表達出來;而我是一個詩人,因為我費了很大的氣力來做一個詩人!因此每星期,每一天,我都可以用一個栓--一個故事--來侍候你。是的,這就是我的湯。”

  “我們聽聽第三位有什麼話講吧!”耗子王說。

  “吱!吱!”這是廚房門旁發出的一個聲音。於是一只小耗子--她就是大家認為死去了的第四只耗子--跳出來了。她絆倒了那根系著黑紗的香腸栓。她一直日夜都在跑,只要她有機會,她不惜在路上坐著貨車走,雖然如此,她幾乎還是要遲到了。她一口氣衝進來,全身的毛非常亂。她已經失去了她的香腸栓,可是卻沒有失去她的聲音,因此她就立刻發言,好像大家只是在等著她、等著聽她講話,除此以外,世界上再沒有別的重要事情似的。她立刻發言,把她所要講的話全都講了出來。她來得這麼突然,當她在講話的時候,誰也沒有時間來反對她或她的演詞。現在我們且聽聽吧!

  4.第四只耗子在第三只耗子

  沒有發言以前所講的故事

  “我立刻就到一個最大的城市堨h,”她說。“這城的名字我可記不起來了--我老是記不住名字。我乘著載滿沒收物資的大車到市政府去。然後我跑到監獄看守那堨h。他談起他的犯人,特別談到一個講了許多魯莽話的犯人。這些話引起另外許多話,而這另外許多話被討論了一番,受到了批評。

  “‘這完全是一套香腸栓熬的湯,’他說,‘但這湯可能弄得他掉腦袋!’”

  “這引起了我對於那個犯人的興趣,”小耗子說,“於是我就找到一個機會,溜到他那兒去--因為在鎖著的門後面總會有一個耗子洞的!他的面色慘白,滿臉都是胡子,睜著一對大眼睛。燈在冒著煙,不過牆壁早已習慣於這煙了,所以它並不顯得比煙更黑。這犯人在黑色的牆上畫出了一些白色的圖畫和詩句,不過我讀不懂。我想他一定感到很無聊,而歡迎我這個客人的。他用面包屑,用口哨和一些友善的字眼來誘惑我:他很高興看到我,而我也只好信任他;因此我們就成了朋友。

  “他把他的面包和水分給我吃;他還送給我乳餅和香腸。我生活得很闊綽。我得承認,主要是因為這樣好的交情我才在那兒住下來。他讓我在他的手中,在他的臂上亂跑;讓我鑽進他的袖子堨h,讓我在他的胡子堛;他還把我叫做他的親愛的朋友。我的確非常喜歡他,因為我們應該禮尚往來!我忘記了我在這個廣大世界堮行的任務,我忘記了放在地板裂縫堛滬遘z栓--它還藏在那兒。我希望住下來,因為如果我離開了,這位可憐的犯人就沒有什麼朋友了--像這樣活在世界上就太沒有意義了!我待下來了,可是他卻沒有待下來。在最後的一次,他跟我說得很傷心,給了我比平時多一倍的面包和乳餅皮,用他的手對我飛吻。他離去了,再也沒有回來。我不知道他的結果。

  “‘香腸栓熬的湯!’看守說--我現在到他那兒去了,但是我不能信任他。的確,他也把我放在他的手堙A不過他卻把我關進一個籠子堙苤苳@部踏車堨h了。這真可怕!你在堶授鄖蚋鄍h,一步也不能向前走,只是叫大家笑你!

  “看守的孫女是一個可愛的小東西。她的卷發是那麼金黃,她的眼睛是那麼快樂,她的小嘴老是在笑。

  “‘你這個可憐的小耗子!’她說,同時偷偷地向我的這個醜惡的籠子堿搳C她把那根鐵插銷抽掉了,於是我就跳到窗板上,然後從那兒再跳到屋頂上的水筧堨h。自由了!自由了!我只能想這件事情,我旅行的目的現在顧不到了。

  “天很黑,夜到來了。我藏進一座古老的塔堶悼h。這兒住著一個守塔人和一只貓頭鷹。這兩位我誰也不能信任,特別是那只貓頭鷹。這傢夥很像貓子,有一個喜歡吃耗子的大缺點。不過人們很容易看不清真相,我就是這樣。這傢夥是一個非常有禮貌、非常有教養的老貓頭鷹。她的知識跟我一樣豐富,比那個守塔人還要豐富。一些年輕的貓頭鷹對於什麼事情都是大驚小怪;但她只是說:‘不要弄什麼香腸栓熬湯吧!’她是那麼疼愛她的家庭,她聽說的最厲害的話也不過是如此。我對她是那麼信任,我從我躲藏的小洞堨s了一聲:‘吱!’我對她的信任使她非常高興。她答應保護我,不準任何生物傷害我。她要把我留下來,留待糧食不足的冬天給她自己受用。

  “無論從哪方面講,她要算是一個聰明人。她證明給我看,說守塔人只能‘吹幾下’掛在他身邊的那個號角,‘他因此就覺得了不起,以為他就是塔上的貓頭鷹!他想要做大事情,但是他卻是一個小人物--香腸栓熬的湯!’“我要求貓頭鷹給我做這湯的食譜。於是她就解釋給我聽。

  “‘香腸栓熬的湯,’她說,‘只不過是人間的一個成語罷了。每人對它有自己不同的體會:各人總以為自己的體會最恰當,不過事實上這整個的事兒沒有絲毫意義!’

  “‘沒有絲毫意義!’我說。這使我大吃一驚!真理並不是老使人高興的事情,但是真理高於一切。老貓頭鷹也是這樣說的。我想了一想,我覺得,如果我把‘高於一切的東西’帶回的話,那麼我倒是帶回了一件價值比香腸栓湯要高得多的東西呢。因此我就趕快離開,好使我能早點回家,帶回最高、最好的東西--真理。耗子是一個開明的種族,而耗子王則是他們之中最開明的。為了尊重真理,他是可能立我為皇后的。”

  “你的真理卻是謊言!”那個還沒有發言的耗子說。“我能做這湯,而且我說得到就做得到!”

  5.湯是怎樣熬的

  “我並沒有去旅行,”第四只耗子說。“我留在國內--這樣做是正確的!我們沒有旅行的必要。我們在這兒同樣可以得到好的東西。我沒有走!我的知識並不是從神怪的生物那兒得來的,也不是狼吞虎嚥地啃來的,也不是跟貓頭鷹說話學來的。我是從自己的思索中得來的。請你們把水壺拿來,裝滿水吧!請把水壺下面的火點起來吧!讓水煮開吧--它得滾開!好,請把栓放進去!現在請國王陛下把尾巴伸進開水堨h攪幾下!陛下攪得越久,湯就熬得越濃。它並不花費什麼東西!並不需要別的什麼材料--只須攪它就得了!”

  “是不是別的耗子可以做這事情呢?”國王問。

  “不成,”耗子說。“只有耗子王的尾巴有這種威力。”

  水在沸騰著。耗子王站在水壺旁邊--這可算說是一種危險的事兒。他把他的尾巴伸出來,好像別的耗子在牛奶房的那副樣兒--它們用尾巴挑起盤子堛漕聽痋A然後再去舔這尾巴。不過他把他的尾巴伸進滾水堥S有多久就趕快跳開了。

  “不成問題--你是我的皇后了!”他說。“我們等到我們金婚節的時候再來熬這湯吧,這樣我們窮苦的子民就可以快樂一番--大大地快樂一番!”

  於是他們馬上就舉行了婚禮。不過許多耗子回到家來的時候說:“我們不能把這叫做香腸栓熬的湯:它應該叫做耗子尾巴做的湯才對!”他們說,故事中有些地方講得很好;可是整個的事兒不一定要這樣講。

  “我就會如此這般地講,不會別樣講!--”

  這是批評家說的話。他們總是事後聰明的。

  這個故事傳遍了全世界。關於它的意見很多,不過這個故事本身保持了它的原樣。不管大事也好,小事也好,能做到這種地步就要算是最好的了,香腸栓做的湯也是如此。不過要想因此而得到感激可就錯了!

  香腸栓熬的湯讀後感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管我們年齡大小,只要我們認真思考,開動腦筋,就一定會想出好辦法。不能太驕傲,自以為是。相反那些往往自以為年齡大、懂得多,做事不動腦子,也經常會有出錯的時候。其實我們只要好好努力,都能夠取得成功。

  香腸栓熬的湯書作者

  安徒生是丹麥19世紀著名童話作家,世界文學童話創始人。他生於歐登塞城一個貧苦鞋匠家庭,早年在慈善學校讀過書,當過學徒工。受父親和民間口頭文學影響,他自幼酷愛文學。11歲時父親病逝,母親改嫁。為追求藝術,他14歲時隻身來到首都哥本哈根。經過8年奮鬥,終於在詩劇《阿爾芙索爾》的劇作中嶄露才華。因此,被皇家藝術劇院送進斯拉格爾塞文法學校和赫爾辛歐學校免費就讀。歷時5年。1828年,升入哥爾哈根大學。畢業後始終無工作,主要靠稿費維持生活。1838年穫得作家獎金--國家每年撥給他200元非公職津貼。

裝親子寶典 贏母嬰豪禮
相關文章推薦
育兒圖片推薦
聯系編輯

聯系編輯:丁笑
聯系郵箱:dingxiao#pcbaby.com.cn(請將#改成@)
聯系電話:020-38178288-3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