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約翰妮講的故事

PCbaby專家團審閱

  老約翰妮講的故事主要內容

  年老的約翰妮那時還不過是一個孩子,她是這地區堣@個最窮的人--一個木鞋匠的女兒。瑪倫從來不短少飯吃;約翰妮從她那堭o到過不少黃油面包。瑪倫跟地主太太的關係很好,永遠是滿面笑容,一副高興的樣子。她從來不悲觀。她的嘴很能幹,手也很能幹。她善於使針,正如她善於使嘴一樣。她會料理家務,也會料理孩子--她一共有十二個孩子,第十二個已經不在了。拉斯木斯漸漸克服了疾病;但是他的母親卻患病了。我們的上帝沒有把他召去,卻把她叫去了。此以後,許多年過去了。裁縫的房子仍然在那兒,可是那堶惆S有任何人住著。

  老約翰妮講的故事原文

  風兒在老柳樹間呼嘯。

  這聽起來像一支歌,風兒唱出它的調子,樹兒講出它的故事。如果你不懂得它的話,那麼請你去問住在濟貧院堛漪钂咿g吧。她知道,因為她是在這個區域堨X生的。

  多少年以前,當這地方還有一條公路的時候,這棵樹已經很大、很引人注目了。它現在仍然立在那個老地方--在裁縫那座年久失修的木屋子外面,在那個水池的旁邊。那時候池子很大,家畜常常在池子堿~澡;在炎熱的夏天,農家的孩子常常光著身子,在池子堜蝔茤蟡h。柳樹底下有一個媯{碑。它現在已經倒了,上面長滿了黑莓子。

  在一個富有的農人的農莊的另一邊,現在築起了一條新公路。那條老公路已經成了一條田埂,那個池子成了一個長滿了浮萍的水坑。一個青蛙跳下去,浮萍就散開了,於是人們就可以看到黑色的死水。它的周圍生長著一些香蒲、蘆葦和金黃的鳶尾花,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多。

  裁縫的房子又舊又歪;它的屋頂是青苔和石蓮花的溫床。

  鴿房塌了,歐椋鳥築起自己的窠來。山形牆和屋頂下掛著的是一連串燕子案,好像這兒是一塊幸運的住所似的。

  這是某個時候的情形;但是現在它是孤獨和沉寂的。“孤獨的、無能的、可憐的拉斯木斯”--大家這樣叫他--住在這兒。他是在這兒出生的。他在這兒玩耍過,在這兒的田野和篱笆上跳躍過。他小時候在這個池子堜蝜L水,在這棵老樹上爬過。

  樹上曾經長出過美麗的粗枝綠葉,它現在也仍然是這樣。不過大風已經把它的軀幹吹得有點兒彎了,而時間在它身上刻出了一道裂口。風把泥土吹到裂口堨h。現在它堶悸囓X了草和綠色植物。是的,它堶惇あ僋椌囓X了一棵小山梨。

  燕子在春天飛來,在樹上和屋頂上盤旋,修補它們的舊窠。但是可憐的拉斯木斯卻讓自己的窠自生自滅;他既不修補它,也不扶持它。“那有什麼用呢?”這就是他的格言,也是他父親的格言。

  他待在家堙C燕子--忠誠的鳥兒--從這兒飛走了,又回到這兒來。歐椋鳥飛走了,但是也飛回來,唱著歌。有個時候,拉斯木斯也會唱,並且跟它比賽。現在他既不會唱,也不會吹。

  風兒在這棵老柳樹上呼嘯--它仍然在呼嘯,這聽起來像一支歌:風兒唱著它的調子,樹兒講著它的故事。如果你聽不懂,可以去問住在濟貧院堛漪钂咿g。她知道,她知道許多過去的事情,她像一本寫滿了字和回憶的記錄。

  當這是完好的新房子的時候--村堛熊蘅_依瓦爾•奧爾塞和他的妻子瑪倫一起遷進去住過。他們是兩個勤儉、誠實的人。年老的約翰妮那時還不過是一個孩子,她是這地區堣@個最窮的人--一個木鞋匠的女兒。瑪倫從來不短少飯吃;約翰妮從她那堭o到過不少黃油面包。瑪倫跟地主太太的關係很好,永遠是滿面笑容,一副高興的樣子。她從來不悲觀。她的嘴很能幹,手也很能幹。她善於使針,正如她善於使嘴一樣。她會料理家務,也會料理孩子--她一共有12個孩子,第12個已經不在了。

  “窮人家老是有一大窠孩子!”地主牢騷地說。“如果他們能把孩子像小貓似的淹死,只留下一兩個身體最強壯的,那麼他們也就不至於窮困到這種地步了!”

  “願上帝保祐我!”裁縫的妻子說。“孩子是上帝送來的;他們是家庭的幸福;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送來的禮物!如果生活緊,吃飯的嘴巴多,一個人就更應該努力,更應該想盡辦法,老實地活下去。只要我們自己不松勁,上帝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地主的太太同意她這種看法,和善地對她點點頭,摸摸瑪倫的臉,這樣的事情她做過許多次,甚至還吻過瑪倫,不過這是她小時候的事,那時瑪倫是她的奶媽。她們那時彼此都喜愛;她們現在仍然是這樣。

  每年聖誕節,總有些冬天的糧食從地主的公館送到裁縫的家堥荂G一桶牛奶,一只豬,兩只鵝,10多磅黃油,幹奶酪和蘋果。這大大地改善了他們的伙食情況。依瓦爾•奧爾塞那時感到非常滿意,不過他的那套老格言馬上又來了:“這有什麼用呢?”

  他屋子堛漱@切東西,窗簾、荷蘭石竹和鳳仙花,都是很乾淨和整齊的。畫框媃^著一幅繡著名字的刺繡,它的旁邊是一篇有韻的“情詩”。這是瑪倫•奧爾塞自己寫的。她知道詩應該怎樣押韻。她對於自己的名字感到很驕傲,因為在丹麥文堙A它和“包爾寒”(香腸)這個字是同韻的。“與眾不同一些總是好的!”她說,同時大笑起來。她的心情老是很好,她從來不像她的丈夫那樣,說:“有什麼用呢?”她的格言是:“依靠自己,依靠上帝!”她照這個信念辦事,把家庭維繫在一起。孩子們長得很大,很健康,旅行到遙遠的地方去,發展也不壞。拉斯木斯是最小的一個孩子。他是那麼可愛,城裡一個最偉大的藝術家曾經有一次請他去當模特兒。他那時什麼衣服也沒有穿,像他初生到這個世界上來的時候一樣,這幅畫現在掛在國王的宮殿堙C地主的太太曾經在那兒看到過,而且還認得出小小的拉斯木斯,雖然他沒有穿衣服。

  可是現在困難的日子到來了。裁縫的兩隻手生了關節炎,而且長出了很大的瘤。醫生一點辦法也沒有,甚至會“治病”的那位“半仙”斯娣妮也想不出辦法來。

  “不要害怕!”瑪倫說。“垂頭喪氣是沒有用的!現在爸爸的一雙手既然沒有用,那麼我就要多使用我的一雙手了。小拉斯木斯也可以使針了!”

  他已經坐在案板旁邊工作,一面吹著口哨,一面唱著歌。

  他是一個快樂的孩子。

  媽媽說他不能老是整天坐著。這對於孩子是一樁罪過。他應該活動和玩耍。

  他最好的玩伴是木鞋匠的那個小小的約翰妮。她家比拉斯木斯家更窮。她長得並不漂亮;她露著光腳,穿著破爛的衣服。沒有誰來替她補,她自己也不會做。她是一個孩子,快樂得像我們上帝的陽光中的一只小鳥。

  拉斯木斯和約翰妮在那個媯{碑和大柳樹旁邊玩耍。

  他有偉大的志向。他要做一個能幹的裁縫,搬進城裡去住--他聽到爸爸說過,城裡的波士能僱用十來個師傅。他想當一個夥計;將來再當一個波士。約翰妮可以來拜訪他。如果她會做飯,她可以為大夥兒燒飯。他將給她一間大房間住。

  約翰妮不敢相信這類事情。不過拉斯木斯相信這會成為事實。

  他們這樣坐在那棵老樹底下,風在葉子和枝丫之間吹:風兒倣佛是在唱歌,樹兒倣佛是在講話。

  在秋天,每片葉子都落下來了,雨點從光禿禿的枝子上滴下來。

  “它會又變綠的!”奧爾塞媽媽說。

  “有什麼用呢?”丈夫說。“新的一年只會帶來新的憂愁!”

  “廚房婺侉﹞F食物呀!”妻子說。“為了這,我們要感謝我們的女主人。我很健康,精力旺盛。我們發牢騷是不對的!”

  地主一家人住在鄉下別墅媢L聖誕節。可是在新年過後的那一周堙A他們就搬進城裡去了。他們在城裡過冬,享受著愉快和幸福的生活:他們參加跳舞會,甚至還參加國王在場的宴會。

  女主人從法國買來了兩件華貴的時裝。在品質、式樣和縫製藝術方面講,裁縫的妻子瑪倫以前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漂亮的東西。她請求太太說,能不能把丈夫帶到她家堥茯搰摀o兩件衣服。她說,一個鄉下裁縫從來沒有機會看到這樣的東西。

  他看到了;在他回家以前,他什麼意見也沒有表示。他所說的只不過是老一套:“這有什麼用呢?”這一次他說對了。

  主人到了城裡。跳舞和歡樂的季節已經開始了;不過在這種快樂的時候,老爺忽然死了。太太不能穿那樣美麗的時裝。她感到悲痛,她從頭到腳都穿上了黑色的喪服;連一條白色的緞帶都沒有。所有的僕人也都穿上了黑衣。甚至他們的大馬車也蒙上了黑色的細紗。

  這是一個寒冷、冰凍的夜。雪發出晶瑩的光,星星在眨眼。沉重的柩車裝著屍體從城裡開到家庭的教堂堥;屍體就要埋葬在家庭的墓窖堛滿C管家和教區的小吏騎在馬上,拿著火把,在教堂門口守候。教堂的光照得很亮,牧師站在教堂敞開的門口迎接屍體。棺材被抬到唱詩班堨h;所有的人都在後面跟著。牧師發表了一篇演說,大家唱了一首聖詩。太太也在教堂;她是坐在蒙著黑紗的轎車堥茠滿C它的悹堨~外全是一片黑色;人們在這個教區堭q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情景。

  整個冬天大家都在談論著這位老爺的葬禮。“這才算得是一位老爺的入葬啊。”

  “人們可以看出這個人是多麼重要!”教區的人說。“他生出來很高貴,埋葬時也很高貴!”

  “這又有什麼用呢?”裁縫說。“他現在既沒有了生命,也沒有了財產。這兩樣東西中我們起碼還有一樣!”

  “請不要這樣講吧!”瑪倫說,“他在天國堨羶楓O有生命的!”

  “誰告訴你這話,瑪倫?”裁縫說。“死屍只不過是很好的肥料罷了!不過這人太高貴了。連對泥土也沒有什麼用,所以只好讓他躺在一個教堂的墓窖!”

  “不要說這種不信神的話吧!”瑪倫說。“我再對你講一次,他是會永生的!”

  “誰告訴你這話,瑪倫?”裁縫重複說。

  瑪倫把她的圍裙包在小拉斯木斯頭上,不讓他聽到這番話。

  她哭起來,把他抱到柴草房堨h。

  “親愛的拉斯木斯,你聽到的話不是你爸爸講的。那是一個魔鬼,在屋子堥姘L,借你爸爸的聲音講的!禱告上帝吧。

  我們一起來禱告吧!”她把這孩子的手合起來。

  “現在我放心了!”她說。“要依靠你自己,要依靠我們的上帝!”

  一年的喪期結束了。寡婦現在只戴著半孝。她的心堳雱祤痋C

  外面有些謠傳,說她已經有了一個求婚者,並且想要結婚。瑪倫知道一點線索,而牧師知道的更多。

  在棕枝主日ヾ那天,做完禮拜以後,寡婦和她的愛人的結婚預告就公佈出來了。他是一個雕匠或一個刻匠,他的這行職業的名稱還不大有人知道。在那個時候,多瓦爾生和他的藝術還不是每個人所談論的題材。這個新的主人並不是出自望族,但他是一個非常高貴的人。大家說,他這個人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他雕刻出人像來,手藝非常巧;他是一個貌美的年輕人。

  ヾ棕枝主日(Palme--Sondag)是基督教節日,在復活節前的一個禮拜日舉行。據《聖經•新約全書•約翰福音》第十二章第十二至十五節記載,耶穌在受難前,曾騎驢最後一次來到耶路撒冷,受到群眾手執棕枝踴躍歡迎。

  “這有什麼用呢?”裁縫奧爾塞說。

  在棕枝主日那天,結婚預告在牧師的講道台上宣佈出來了。接著大家就唱聖詩和領聖餐。裁縫和她的妻子和小拉斯木斯都在教堂;爸爸和媽媽去領聖餐。拉斯木斯坐在座位上--他還沒有受過堅信禮。裁縫的家埵酗@段時間沒有衣服穿。他們所有的幾件舊衣服已經被翻改過了好幾次,補了又補。現在他們三個人都穿著新衣服,不過顏色都是黑的,好像他們要去送葬似的,因為這些衣服是用蓋著柩車的那塊黑布縫的。丈夫用它做了一件上衣和褲子,瑪倫做了一件高領的袍子,拉斯木斯做了一套可以一直穿到受堅信禮時的衣服。柩車的蓋布和堨洛L們全都利用了。誰也不知道,這布過去是做什麼用的,不過人們很快就知道了。那個“半仙”斯娣妮和一些同樣聰明、但不靠“道法”吃飯的人,都說這衣服給這一家人帶來災害和疾病。“一個人除非是要走進墳墓,決不能穿蒙柩車的布的。”

  木鞋匠的女兒約翰妮聽到這話就哭起來。事有湊巧,從那天起,那個裁縫的情況變得一天不如一天,人們不難看出誰會倒霉。

  事情擺得很明白的了。

  在三一主日ヾ後的那個禮拜天,裁縫奧爾塞死了。現在只有瑪倫一個人來維持這個家庭了。她堅持要這樣做;她依靠自己,依靠我們的上帝。

  ヾ三一主日是基督教節日,在聖靈降臨節後的第一個禮拜日舉行,以恭敬上帝的“三位一體”。

  第二年拉斯木斯受了堅信禮。這時他到城裡去,跟一個大裁縫當學徒。這個裁縫的案板上沒有12個夥計做活;他只有一個。而小小的拉斯木斯只算半個。他很高興,很滿意,不過小小的約翰妮哭起來了。她愛他的程度超過了她自己的想象。裁縫的未亡人留守在老家,繼續做她的工作。

  這時有一條新的公路開出來了。柳樹後邊和裁縫的房子旁邊的那條公路,現在成了田埂;那個水池變成了一潭死水,長滿了浮萍。那個媯{碑也倒下來了--它現在什麼也不能代表;不過那棵樹還是活的,既強壯,又好看。風兒在它的葉子和枝丫中間發出蕭蕭聲。

  燕子飛走了,歐椋鳥也飛走了;不過它們在春天又飛回來。當它們在第四次飛回來的時候,拉斯木斯也回來了。他的學徒期已結束了。他雖然很瘦削,但是卻是一個漂亮的年

  輕人。他現在想背上背包,旅行到外國去。這就是他的心情。

  可是他的母親留住他不放,家鄉究竟是最好的地方呀,別的幾個孩子都星散了,他是最年輕的,他應該待在家堙C只要他留在這個區域堙A他的工作一定會做不完。他可以成為一個流動的裁縫,在這個田莊堸筐漵P,在那個田莊堹d半個月就成。這也是旅行呀。拉斯木斯遵從了母親的勸告。

  他又在他故鄉的屋子媞恅惜F,他又坐在那棵老柳樹底下,聽它呼嘯。

  他是一個外貌很好看的人。他能夠像一個鳥兒似的吹口哨,唱出新的和舊的歌。他在所有的大田莊上都受到歡迎,特別是在克勞斯•漢生的田莊上。這人是這個區域堬臚G個富有的農夫。

  他的女兒愛爾茜像一朵最可愛的鮮花。她老是笑著。有些不懷好意的人說,她笑是為了要露出美麗的牙齒。她隨時都會笑,而且隨時有心情開玩笑。這是她的性格。

  她愛上了拉斯木斯,他也愛上了她。但是他們沒有用語言表達出來。

  事情就是這樣;他心中變得沉重起來。他的性格很像他父親,而不大像母親。只有當愛爾茜來的時候,他的心情才活躍起來。他們兩人在一起笑,講風趣話,開玩笑。不過,雖然適當的機會倒是不少,他卻從來沒有私下吐出一個字眼來表達他的愛情。“這有什麼用呢?”他想。“她的父親為她找有錢的人,而我沒有錢。最好的辦法是離開此地!”然而他不能從這個田莊離開,倣佛愛爾茜用一根線把他牽住了似的。在她面前他好像是一只受過訓練的鳥兒:他為了她的快樂和遵照她的意志而唱歌,吹口哨。

  木鞋匠的女兒約翰妮就在這個田莊上當佣人,做一些普通的粗活。她趕著奶車到田野堨h,和別的女孩子們一起擠奶。在必需的時候,她還要運糞呢。她從來不走到大廳堨h,因此也就不常看到拉斯木斯或愛爾茜,不過她聽到別人說過,他們兩人的關係幾乎說得上是戀人。

  “拉斯木斯真是運氣好,”她說。“我不能嫉妒他!”於是她的眼睛就濕潤了,雖然她沒有什麼理由要哭。

  這是城裡趕集的日子。克勞斯•漢生駕著車子去趕集,拉斯木斯也跟他一道去。他坐在愛爾茜的身旁--去時和回來時都是一樣。他深深地愛她,但是卻一個字也不吐露出來。

  “關於這件事,他可以對我表示一點意見呀!”這位姑娘想,而且她想得有道理。“如果他不開口的話,我就得嚇他一下!”

  不久農莊上就流傳著一個謠言,說區埵酗@個最富有的農夫在向愛爾茜求愛。他的確表示過了,但是她對他作什麼回答,暫時還沒有誰知道。

  拉斯木斯的思想堸_了一陣波動。

  有一天晚上,愛爾茜的手指上戴上了一個金戒指,同時問拉斯木斯這是什麼意思。

  “訂了婚!”他說。

  “你知道跟誰訂了婚嗎?”她問。

  “是不是跟一個有錢的農夫?”他說。

  “你猜對了!”她說,點了一下頭,於是就溜走了。

  但是他也溜走了。他回到媽媽的家堥荂A像一個瘋子。他打好背包,要向茫茫的世界走去。母親哭起來,但是也沒有辦法。

  他從那棵老柳樹上砍下一根手杖;他吹起口哨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他要出去見見世面。

  “這對於我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母親說。“不過對於你說來,最好的辦法當然是離開。所以我也只得聽從你了。依靠你自己和我們的上帝吧,我希望再看到你的時候,你又是那樣快樂和高興!”

  他沿著新的公路走。他在這兒看見約翰妮趕著一大車糞。她沒有注意到他,而他也不願意被她看見,因此他就坐在一個篱笆的後面,躲藏起來。約翰妮趕著車子走過去了。

  他向茫茫的世界走去。誰也不知道他走向什麼地方。他的母親以為他在年終以前就會回來的:“他現在有些新的東西要看,新的事情要考慮。但是他會回到舊路上來的,他不會把一切記憶都一筆勾銷的。在氣質方面,他太像他的父親。可憐的孩子!我倒很希望他有我的性格呢。但是他會回家來的。

  他不會拋掉我和這間老屋子的。”

  母親等了許多年。愛爾蒲只等了一個月。她偷偷地去拜訪那個“半仙”--麥得的女兒斯娣妮。這個女人會“治病”,會用紙牌和咖啡算命,而且還會念《主禱文》和許多其他的東西。她還知道拉斯木斯在什麼地方。這是她從咖啡的沉澱中看出來的。他住在一個外國的城市堙A但是她研究不出它的名字。這個城市埵釦L士和美麗的姑娘。他正在考慮去當兵或者娶一個姑娘。

  愛爾茜聽到這話,難過到極點。她願意拿出她所有的儲蓄,把他救出來,可是她不希望別人知道她在做這件事情。

  老斯娣妮說,他一定會回來的。她可以做一套法事--一套對於有關的人說來很危險的法事,不過這是一個不得已的辦法。她要為他熬一鍋東西,使他不得不離開他所在的那個地方。鍋在什麼地方熬,他就得回到什麼地方來--回到他最親愛的人正在等著他的地方來。可能他要在好幾個月以後才能回來,但是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他一定會回來的。

  他一定是在日夜不停地、翻山涉水地旅行,不管天氣是溫和還是嚴寒,不管他是怎樣勞累。他應該回家來,他一定要回家來。

  月亮正是上弦。老斯娣妮說,這正是做法事的時候。這是暴風雨的天氣,那棵老柳樹裂開了:斯娣妮砍下一根枝條,把它挽成一個結--它可以把拉斯木斯引回到他母親的家堥荂C她把屋頂上的青苔和石蓮花都采下來,放進火上熬著的鍋堨h。這時愛爾茜得從《聖詩集》上扯下一頁來。她偶然扯下了印著勘誤表的最後一頁。“這也同樣有用!”斯娣妮說,於是便把它放進鍋堨h了。

  湯堶悼眸椰竟媞堣ㄕP的東西,得不停地熬,一直熬到拉斯木斯回到家堥茯陘謘C斯娣妮房間堛漕漸u黑公雞的冠子也得割下來,放進湯堨h。愛爾茜的那個大金戒指也得放進去,而且斯娣妮預先告訴她,放進去以後就永遠不能收回。她,斯娣妮,真是聰明。許多我們不知其名的東西也被放進鍋堨h了。鍋一直放在火上、發光的炭上或者滾熱的炭上。只有她和愛爾茜知道這件事情。

  月亮盈了,月亮虧了。愛爾茜常常跑來問:“你看到他回來沒有?”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

  斯娣妮說,“我看得見的事情很多!不過他走的那條路有多長,我卻看不見。他一會兒在走過高山!一會兒在海上遇見惡劣的天氣!穿過那個大森林的路是很長的,他的腳上起了泡,他的身體在發熱,但是他得繼續向前走!”

  “不成!不成!”愛爾茜說,“這叫我感到難過!”

  “他現在停不下來了!因為如果我們讓他停下來的話,他就會倒在大路上死掉了!”

  許多年又過去了!月亮又圓又大,風兒在那棵老樹堜I嘯,天上的月光中有一條長虹出現。

  “這是一個證實的信號!”斯娣妮說。“拉斯木斯要回來了。”

  可是他並沒有回來。

  “還需要等待很長的時間!”斯娣妮說。

  “現在我等得膩了!”愛爾茜說。她不再常來看斯娣妮,也不再帶禮物給她了。

  她的心略微輕鬆了一些。在一個晴朗的早晨,區堛漱H都知道愛爾茜對那個最有錢的農夫表示了“同意”。

  她去看了一下農莊和田地,家畜和器具。一切都佈置好了。現在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延遲他們的婚禮了。

  盛大的慶祝一連舉行了三天。大家跟著笛子和提琴的節拍跳舞。區堛漱H都被請來了。奧爾塞媽媽也到來了。這場歡樂結束的時候,客人都道了謝,樂師都離去了,她帶了些宴會上剩下來的東西回到家來。

  她只是用了一根插銷把門扣住。插銷現在卻被拉開了,門也開了,拉斯木斯坐在屋子堶情C他回到家堥茪F,正在這個時候回到家堥茪F。天哪,請看他的那副樣子!他只剩下一層皮包骨,又黃又瘦!

  “拉斯木斯!”母親說,“我看到的就是你嗎?你的樣子多麼難看啊!但是我從心眼媟P到高興,你又回到我身邊來了!”

  她把她從那個宴會帶回的好食物給他吃--一塊牛排,一塊結婚的果餡餅。

  他說,他在最近一個時期堭`常想起母親、家園和那棵老柳樹。說來也真奇怪,他還常常在夢中看見這棵樹和光著腿的約翰妮。

  至於愛爾茜,他連名字也沒有提一下。他現在病了,非躺在床上不可。但是我們不相信,這是由於那鍋湯的緣故,或者這鍋湯在他身上產生了什麼魔力。只有老斯娣妮和愛爾茜才相信這一套,但是她們對誰也不提起這事情。

  拉斯木斯躺在床上發熱。他的病是帶有傳染性的,因此除了那個木鞋匠的女兒約翰妮以外,誰也不到這個裁縫的家堥荂C她看到拉斯木斯這副可憐的樣子時,就哭起來了。

  醫生為他開了一個藥方。但是他不願意吃藥。他說:“這有什麼用呢?”

  “有用的,吃了藥你就會好的!”母親說。“依靠你自己和我們的上帝吧!如果我再能看到你身上長起肉來,再能聽到你吹口哨和唱歌,叫我捨棄我自己的生命都可以!”

  拉斯木斯漸漸克服了疾病;但是他的母親卻患病了。我們的上帝沒有把他召去,卻把她叫去了。

  這個家是很寂寞的,而且越變越窮。“他已經拖垮了,”區堛漱H說。“可憐的拉斯木斯!”

  他在旅行中所過的那種辛苦的生活--不是熬著湯的那口鍋--耗盡了他的精力,拖垮了他的身體。他的頭髮變得稀薄和灰白了;什麼事情他也沒有心情好好地去做。“這又有什麼用呢?”他說。他寧願到酒店堨h,而不願上教堂。

  在一個秋天的晚上,他走出酒店,在風吹雨打中,在一條泥泞的路上,搖搖擺擺地向家堥咧荂C他的母親早已經去世了,躺在墳墓堙C那些忠誠的動物--燕子和歐椋鳥--也飛走了。只有木鞋匠的女兒約翰妮還沒有走。她在路上趕上了他,陪著他走了一程。

  “鼓起勇氣來呀,拉斯木斯!”

  “這有什麼用呢?”他說。

  “你說這句老話是沒有出息啊!”她說。“請記住你母親的話吧:‘依靠你自己和我們的上帝!’拉斯木斯,你沒有這樣辦!一個人應該這樣辦,一個人必須這樣辦呀。切不要說‘有什麼用呢?’這樣,你就連做事的心情都沒有了。”

  她陪他走到他屋子的門口才離開。但他沒有走進去;他走到那棵老柳樹下,在那塊倒下的媯{碑上坐下來。

  風兒在樹枝間呼號著,像是在唱歌;又像在講話。拉斯木斯回答它。他高聲地講,但是除了樹和呼嘯的風兒之外,誰也聽不見他。

  “我感到冷極了!現在該是上床去睡的時候了。睡吧!睡吧!”

  於是他就去睡了;他沒有走進屋子,而是走向水池--他在那兒搖晃了一下,倒下了。雨在傾盆地下著,風吹得像冰一樣冷,但是他沒有去理它。當太陽升起的時候,烏鴉在水池的蘆葦上飛。他醒轉來已經是半死了。如果他的頭倒到他的腳那邊,他將永遠不會起來了,浮萍將會成為他的屍衣。

  這天約翰妮到這個裁縫的家堥荂C她是他的救星;她把他送到醫院去。

  “我們從小時起就是朋友,”她說,“你的母親給過我吃的和喝的,我永遠也報答不完!你將會恢復健康的,你將會活下去!”

  我們的上帝要他活下去,但是他的身體和心靈卻受到許多波折。

  燕子和歐椋鳥飛來了,飛去了,又飛回來了。拉斯木斯已經是未老先衰。他孤獨地坐在屋子堙A而屋子卻一天比一天殘破了。他很窮,他現在比約翰妮還要窮。

  “你沒有信心,”她說,“如果我們沒有了上帝,那麼我們還會有什麼呢?你應該去領取聖餐!”她說。“你自從受了堅信禮以後,就一直沒有去過。”

  “唔,這又有什麼用呢?”他說。

  “如果你要這樣講、而且相信這句話,那麼就讓它去吧!

  上帝是不願意看到不樂意的客人坐在他的桌子旁的。不過請你想,想你的母親和你小時候的那些日子吧!你那時是一個虔誠的、可愛的孩子。我念一首聖詩給你聽好嗎?”

  “這又有什麼用呢?”他說。

  “它給我安慰。”她說。

  “約翰妮,你簡直成了一個神聖的人!”他用沉重和睏倦的眼睛望著她。

  於是約翰妮念著聖詩。她不是從書本子上念,因為她沒有書,她是在背誦。

  “這都是漂亮的話!”他說,“但是我不能全部聽懂。我的頭是那麼沉重!”

  拉斯木斯已經成了一個老人;但是愛爾茜也不年輕了,如果我們要提起她的話--拉斯木斯從來不提。她已經是一個祖母。她的孫女是一個頑皮的小女孩。這個小姑娘跟村子塈O的孩子在一起玩耍。拉斯木斯拄著手杖走過來,站著不動,看著這些孩子玩耍,對他們微笑--於是過去的歲月就回到他的記憶中來了。愛爾茜的孫女指著他,大聲說:“可憐的拉斯木斯!”別的孩子也學著她的樣兒,大聲說:“可憐的拉斯木斯!”同時跟在這個老頭兒後面尖聲叫喊。

  那是灰色的、陰沉的一天;一連好幾天都是這個樣子。不過在灰色的、陰沉的日子後面跟著來的就是充滿了陽光的日子。

  這是一個美麗的聖靈降臨節的早晨。教堂婺佴6蛜韘滫漕疝赤K,人們可以在堶掩D到一種山林氣息。陽光在教堂的座位上照著。祭台上的大蠟燭點起來了,大家在領聖餐。約翰妮跪在許多人中間,可是拉斯木斯卻不在場。正在這天早晨,我們的上帝來召喚他了。

  在上帝身邊,他可以得到慈悲和憐憫。

  自此以後,許多年過去了。裁縫的房子仍然在那兒,可是那堶惆S有任何人住著;只要夜堛獐伬楞B打來,它就會坍塌。水池上蓋滿了蘆葦和蒲草。風兒在那棵古樹堜I嘯,聽起來好像是在唱一支歌。風兒在唱著它的調子,樹兒講著它的故事。如果你不懂得,那麼請你去問濟貧院堛漪钂咿g吧。

  她住在那兒,唱著聖詩--她曾經為拉斯木斯唱過那首詩。她在想他,她--虔誠的人--在我們的上帝面前為他祈禱。她能夠講出在那棵古樹中吟唱著的過去的日子,過去的記憶。

  (1872年)

  老約翰妮講的故事讀後感

  據說一個年輕人不管離開家多麼遠,愛他的人可以強迫他回來,辦法是找一個巫婆把鍋放在火上,把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放進去,讓它日夜熬煮。當一個年輕人回到家來的時候,他只會剩下皮包骨,樣子極為可憐--是的,一般是直到他離開人世。其實家人陪你走過千千萬萬個日子,無論是開心、難過,上帝是公平的,請一定要珍惜依然陪伴在你身邊的親人。

  老約翰妮講的故事的作者

  安徒生(1805-1875)丹麥作家。1805年,安徒生誕生在丹麥奧登塞鎮的一座破舊閣樓上。他的父親用棺材為他做了一個搖籃,他的父親是個鞋匠,很早就去世了,全家靠母親給人洗衣服維持生活。安徒生雖然過著十分貧窮的生活,但他卻有自己遠大的理想。他很小就一人到首都去了,同村的一個巫婆預言他能成為一個著名的人物。開始,他決心當一名演員,起初,他想學習舞蹈和演戲,卻遭到了拒絕,後來被一位音樂學校的教授收留,學習唱歌。因為他沒有錢只好離開了音樂學校。經過十幾年的奮鬥,終於踏進了文壇。從三十歲開始,專心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一生中共寫了168篇童話故事。

老約翰妮講的故事相關的問答
裝親子寶典 贏母嬰豪禮
相關文章推薦
育兒圖片推薦
聯系編輯

聯系編輯:丁笑
聯系郵箱:dingxiao#pcbaby.com.cn(請將#改成@)
聯系電話:020-38178288-3033

賬戶未綁定手機號

綁定
綁定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