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蟒

PCbaby專家團審閱

  大海蟒主要內容

  一條因人們為了方便聯系而放入大海的電報電纜,但魚兒卻認為是一條大海蟒,因此而討論著,直到大海牛解釋了一切,魚兒們口中的大海蟒只不過是人類的其中一個發明——電纜。

  大海蟒故事

  有一條出身很好的小海魚,名字我記不得了,這得由有學問的人告訴你。這條小魚有一千八百個兄弟姐妹,年齡都一樣,它們不認識自己的父母,所以一生下來立刻得自己養活自己,游來游去,不過這是很好玩兒的事情。它們有喝不盡的水,全世界的海都屬於它們。食物,也不用它們發愁,自會有的。每一條魚都可以隨心所欲地幹事,都可以聽自己喜歡的故事。是啊,不過它們誰也不想著這個問題。

  太陽射入水中,把它們的周圍照得很明亮,一切都清澈見底。這是一個充滿了最奇異的生物的世界,有的生物大得可怕,長著大嘴,可以把這一千八百個兄弟姐妹一口吞掉。不過它們還沒有為此而費過神,因為它們中間還沒有一條被吞掉。

  小魚在一起游著,一條緊挨著一條,像鯡魚和鯖魚那樣。正當它們自由自在地在水奡撋菕B無憂無慮的時候,隨著一聲可怕的巨響,一條又長又重的東西從上面落到它們當中。這東西一會兒也不停閒,越伸越長。它一撞小魚,小魚便粉身碎骨,或是被撞成重傷,再也不能覆元。所有的小魚大魚,從海面到海底的魚,都驚慌地逃向一邊。那又長又重的東西越沉越深,越來越長,有好幾堛齱A穿過整個海。

  魚和蝸牛,所有會游會爬的東西,或者能被水流帶動的東西都注意到了這可怕的東西。這條巨大無比、來歷不明的長海鰻,突然從上而降。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是的,我們是知道的。那是那無數堛曭犒q報大電纜,人類把它沉入歐美兩洲之間的海底ヾ。凡電纜落到的地方,海的合法居民中就感到驚恐,引起一陣騷亂。飛魚從海面掠過,盡力往高處飛。魴霮像顆被射出的子彈急速衝過水面,因為它們做得到。其他的魚都鑽入海底,它們的速度如此之快,電纜落下去之前,它們已經跑得很遠了。它們嚇壞了鱈魚和扁魚,這些魚在海的深處安然地游著,吃著自己的同類。

  幾隻海參嚇得把腸子都吐了出來,不過它們仍活著,因為它們有這本事。有不少龍和海蟹都從自己的硬殼埵虪X來,還不得不把腳留在殼堙C

  在這一片不安和混亂中,那一千八百個兄弟姐妹逃散了,後來再也沒有聚到一起,彼此再相互認識。只有十來條還呆在一起。它們靜靜地躲了一兩個鐘頭之後,那突如其來的恐慌消失了,開始好奇起來。

  它們朝四周望瞭望。朝上望望,也朝下看看。它們似乎在海底看到了那個把它們嚇壞、把大魚小魚都嚇壞了的東西。那東西躺在海底,它們的眼望不到它的盡頭。那東西很細,它們當然不知道它會變得那麼粗大、那麼結實。它靜靜地躺著,不過,它們認為它可能是在耍花招。

  “就讓它躺在那兒吧!它跟我們沒有關係!”最謹慎的一條小魚說道。但是最小的那一條卻不肯放棄弄清楚它的念頭。它是從上面落下來的,在上面可以了解到它的來龍去脈。於是它們游向海面,天氣晴朗極了。

  在上面它們碰到一只海豚。那傢夥妄自尊大,是海堛漁鬗l,它會在海面上翻觔鬥;它有眼能看東西,必定看到了和了解資訊。它們問它,可是它只想著自己和自己怎麼翻觔鬥,它沒有看見什麼,因此不知怎麼回答。它一言不發,露出一副高傲的樣子。

  接著,它們去問一只海豹,它正好鑽入水下。它比較客氣,雖然它吃小魚,不過今天它已經吃飽了。它知道的事情比海豚略多一點。

  “我曾經好幾夜躺在一個潮濕的石頭上,向陸地望去。離這兒好多堨H外的地方,有許多很蠢笨的生靈,在他們的語言中這些生物被稱作‘人’。他們抓我們,不過在大多數情形下,我們都能逃脫。現在我明白了,你們問起的那種海鰻被他們控制著,是生活在陸地上的,時間顯然很長了。他們把它從那媢B到船上,要把它帶過海到另外一塊遙遠的陸地上。我看到他們歷經艱難,但是他們能對付它,因為它在陸地上被馴服了。他們把它卷成一團,我聽到他們安放它時發出丁當的聲音。不過,它還是從他們手中逃脫了。他們用盡氣力拉住它,許多手緊緊地抓著它,它仍然溜走了,鑽到水底。它躺在那堙A我想會一直躺在那堛!”

  “它很細!”小魚說道。

  “他們餓它!”海豹說道,“不過它很快會恢復過來的,又恢復到原來那麼粗壯。我估計,它就是人類十分害怕、經常談論到的大海蟒。以往我從來沒有見過它,從來沒有相信過有它。現在我信了,就是這東西!”說完海豹便鑽下去了。“它知道的真多喲!它真能講啊!”小魚說道。“我從來沒有過這麼豐富的知識——但願別是謊話!”

  “我們不是可以游下去調查一下嗎!”最小的那條魚說道;“在路上我們還可以聽聽別的魚的意見!”

  “就為了打聽這點事嗎,我連鰭都不願意擺一下。”其他的魚說道,扭頭走了。

  “我願意!”最小的那條魚說道。它迅速地朝水的深處游走。但是它離“沉下去的長東西”躺的地方很遠。小魚朝四周望著,探索著,游向海底。

  它從來沒有察覺到自己的世界是這樣的遼闊。鯡魚成群結隊地游著,閃閃發光,就像一艘銀色的大船。鯖魚在後面緊跟著,情景更加壯觀。游來了各種形狀、各種顏色的魚。水母像半透明的花朵,隨著水流而飄動。海底長著巨大的水生植物,一丈多高的水草和棕櫚形狀的樹,每片葉子上都附有亮閃閃的蚌貝。

  小魚終於看到了一條很長的帶子朝它衝來,它不是魚,也不是纜線,那是一艘沉沒的船的欄杆。船最上層和最下層的甲板,已經被海的壓力擊碎了。小魚游進艙堙A許多在船沉時遇難的人,被水衝走了,現在只剩下兩個人:一個年輕婦女直挺挺地躺在那堙A懷堜窱菑@個嬰兒。海水把他們托起,像搖籃一樣搖著他們,他們就像在睡夢中一樣。小魚害怕極了,它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醒過來了。海生植物垂懸在柵欄上,像一片樹蔭,覆蓋在母親和嬰兒的屍體上。這裡是那麼寂靜,那麼孤獨。小魚儘快地離開這裡,游向水很清亮、有魚的地方。它沒有游多遠,便遇到一條小鯨,但身體大得可怕。“別把我吞掉!”小魚說道:“我還不夠你吃上一口。可是活著對我卻是多麼重要的愉悅啊!”

  “你跑到這麼深的地方來幹什麼?你們這樣的魚是不來這裡的。”鯨問道。於是小魚講起了那條奇特的長鰻,不管它是什麼東西吧,那個從上面沉下來把海堻攽x大的生物都嚇壞了的東西。

  “R,R!”鯨說道,猛地吸了一口水,喝得那麼多,它浮上換氣的時候,不得不射出一根巨大的水柱。“R,R!”它說道,“我翻身的時候,把我的脊背搔得怪癢的傢夥原來是它。我以為那是一根船桅、可以用來做抓癢癢的棍子呢!可是它不在這裡。那東西躺在很遠的地方。不過我得研究研究它,我沒有別的事幹!”

  於是它朝前游去,小魚在後面跟著,離開一段距離,因為那碩大的鯨往前衝去的時候,它卷起一股渦流。

  它們遇到了一條鯊魚和一條鋸魚。那兩條也聽說了有關奇特的海鰻的事,它又長又細。它們沒有見過它,可是想見見它。

  這時游來了一只海貓。

  “我也去!”它說道,它也要朝同一個方向游。

  “要是那條海蟒並不比錨索粗,我就一口把它咬斷。”它張開口,露出了六排牙齒。“我可以把船的錨咬出印子來,我用不著費力便可以把那東西咬斷!”

  “它在那!”碩大的鯨說道,“我看見它了!”它以為它比別的看得更清楚。“看它浮動的樣子,看它漂來漂去的樣子,又扭又卷的!”

  然而那不是它,那是一條巨大無比的海鰻,有丈把來長,正游了過來。

  “我見到過它!”鋸魚說道,“它沒有在海堶J鬧過,或者嚇唬過什麼大魚!”

  於是它們對它講起了那條新來的鰻,問它是不是想一起去找它。

  “要是那條鰻比我還長!”海鰻說道:“那它準要鬧亂子的!”

  “肯定是這樣的!”其他的魚都說。“我們肯定受不了!”接著它們又匆匆往前游去。

  這時前面有個東西擋住它們的去路了,這是一個巨大的怪物,比它們都要大。

  它看上去就像一座浮動的、又無法浮在上面的島。

  那是一條年邁的鯨。它的頭上長滿了海藻,背上盡是爬行動物,還有數不清的蚌貝,這使它的黑皮上布滿了白點。“咱們一起去,老頭子!”它們說道:“這裡來了一條令我們不堪忍受的新魚。”

  “我還是更願意躺在我原來躺的地方!”老鯨說道。“讓我安靜安靜!讓我躺著!噢,是啊,是啊,是啊!我害著很重的病!只有浮到海面上,把背脊露出水面的時候,才覺得舒服一點!那些可愛的大海鳥會來啄我,我很舒服,只是別啄得太深,它們常常啄進我的肉堨h。瞧!我背脊媮晱d著鳥的全部骨架子呢!它把嘴啄得太深,當我沉下海底時,它還拔不出來。後來小魚把它啄了。你們看看它那個樣子,再看看我的樣子!我生病了!”

  “都是你想出來的!”鯨說道。“我從來不生病,魚沒有生病的!”

  “對不起!”老鯨說道:“鰻魚害皮膚病,鯉魚害天花,我們大家都有蛔蟲、鉤蟲!”

  “瞎扯!”鯊魚說道。它不想再聽了,別的魚也不願聽,要知道它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

  它們終於到了電纜躺著的地方。它長長地橫躺在海底,從歐洲到美洲,越過海底沙崗、爛泥、石礁和海草叢生的地帶。是啊,它甚至穿過了密如樹林的珊瑚叢,那堣繻y變化,漩渦打轉。魚成群結隊地游著,數目比人們在候鳥遷移的季節看到的鳥群還要多得多。這裡是一片騷動聲、水濺聲、嗖嗖聲,嘩嘩聲;當我們把海螺湊近耳邊的時候,可以微微地聽到颯颯聲。

  現在它們來到那塊地方了。

  “那怪物就躺在那兒!”大魚說,小魚也附和著說。它們看到了電纜,電纜的頭尾都超出了它們的視野。海菌、水螅和珊瑚蟲在海底游弋。有的沉在下面,有的附在它上面。所以這東西有時看不見,有時又露出來。海膽、蝸牛和蚯蚓都圍著它;背上有一大堆爬行動物的巨大蜘蛛爬向電纜。紫色的海參,不管這用整個身子吃東西的爬蟲叫什麼,——也躺著,都在嗅著躺在海底的新怪物的味道。扁魚和鱈魚在水娷膘蚋膝h,要聽聽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動靜。總是鑽在爛泥堙A把兩只長眼的長觸須伸出來的海星,也躺在那堙A瞪眼觀看著一陣騷亂中會出現些什麼。

  電報電纜一動不動地躺在那堙C但是它體內有生命有思想;人類的思想流經它。

  “那東西很狡滑!”鯨說道,“它可以擊中我的肚子,那是我最脆弱的地方!”

  “讓我們摸索著向前!”水螅說道。“我的手臂很長,我的指頭很靈活。我已經碰到它了,現在讓我抓得緊一點。”它把自己靈巧的長臂伸向電纜,纏住它。

  “它一片鱗也沒有!”水螅說道。“它沒有皮!我認為,它永遠也生不出活的孩子!”

  海鰻順著電纜躺下,盡可能地把自己往長處伸。

  “那東西比我長!”它說道。“但是問題不在於長,在於應該有皮、肚子和靈活的活力。”

  鯨——這只強壯的幼鯨沉了下去,比平時沉得深。

  “你是魚呢還是植物?”它問道。“也許你只是上面掉下來的東西,在我們這裡活不下去了吧?”

  可是電報電纜卻不回答,它沒有這種功能。它的體內有思想在透過——人類的思想;思想一秒鐘內從這個國家傳向那個國家,跑上成百上千里路。

  “你是回答呢還是想被咬斷?”性情粗暴的鯊魚問道,其他的大魚也問同一個問題:“你是回答呢還是想被咬斷?”電纜一動不動,它有自己獨特的思想。這種獨特的思想屬於它,它充滿了思想。

  “讓它們咬斷我吧!這樣我就會被打撈上去,被修好,我的同類在淺海媢J到過這樣的事!”

  所以它不回答,它有別的事要做;它傳送電報,它在海底合法地躺著執行任務。

  上面,太陽落下去了,就像人們說的那樣,它變成了一團紅火。天上所有的雲朵都發出火一樣的亮光,一塊比一塊壯觀。

  “現在有紅光照著我們了!”水螅說道,“這樣看那東西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了——如果有這個必要的話。”

  “咬它,咬它!”海貓喊道,露出了它所有的牙齒。“咬它,咬它!”鋸魚和鯨及海鰻說道。

  它們往前衝去,海貓在最前面。正當它要咬著電纜的時候,鋸魚的鋸子猛地刺進海貓的尾部。這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海貓再也沒有力氣咬了。

  爛泥媔癟@一團。大魚和小魚、海參和蝸牛撞在一起,互相咬著,打著。電纜靜靜地躺著,幹自己必須幹的事。

  黑夜在海上降臨了,但是海埵角d上萬有生命的生物,發著光。還不足一個針頭大的小龍蝦也在發光。這真奇妙,不過事情正是如此。

  海堛漸耵型搧蛫q報電纜。

  “那傢夥到底是什麼,不是什麼?”

  是啊,問題就在這裡。

  這時游來了一頭海牛。人類這麼叫它:海夫人或海先生。這是一個海夫人,有尾巴和兩只劃水的短臂,胸脯下垂著。她的頭上有海藻和貝類生物,她為此而驕傲。

  “你們想不想學點知識,長點見識?”她說道,“那麼,我是唯一勝任者。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允許我和我的家人在海底自由地吃草。我和你們一樣是魚,我也是爬行的動物。我是海堻攽o明的,這海底的一切會動的東西我全知道,海上的東西我也全知道。你們正在琢磨的東西是上面放下來的,凡從上面放下來的東西都是死的,或者是被弄死不中用的東西,就讓它躺在那塈a。它這只不過是人類的發明罷了!”

  “我看它還不止是這樣!”小海魚說道。

  “閉嘴,鯖魚!”大海牛說道。

  “刺魚!”別的魚說道,那口氣更加刻薄。

  於是海牛給它們解釋,那個引起驚恐的傢夥,順便說一下,就是那個一言不發的傢夥,只不過是陸地上的一種發明罷了。它還對人類的狡猾作了一番短短的講演。

  “他們要逮住我們。”它說道,“他們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這個。他們撒網,在鉤上放上食餌來引誘我們。那是一種很粗的線,他們以為我們會咬它,他們蠢極了!我們才不呢!別去動那不中用的東西。它會爛掉,會變成一堆爛泥,全爛掉。從上面放下來的東西都是有毛病、破損的,都不中用!”“不中用!”所有的海生物都說道,為了表示意見,它們都附和著海牛的意見。

  小魚保留著自己的意見。“這條長長細細的東西,說不定是海堻怍_妙的魚呢。我有這方面的感覺。”

  “最奇妙的!”我們人類也這麼說,我們是憑知識和證據這樣說的。

  這條大海蟒是早就在詩歌和傳說中被人談到過的東西。它是人類的聰明才智的產物,被人們放置在海底的,從東方國家一直延伸到西方國家,傳遞著資訊,它的速度快得像光從太陽傳到地球上一樣。它不斷地發展,威力越來越大,範圍越來越擴展,年覆一年地成長。它穿過一切海洋,繞過地球,在洶湧翻騰的水下,在清澈如玻璃的海洋下。船長覺得自己好像在透明的空氣中行駛,往下看看到了成群結隊、熙熙攘攘的魚群,像五彩繽紛的燄火。

  這蟒蛇在深深的海底延伸著,是幸福的中庭ゝ的蟒蛇,它的頭連著尾,環繞著地球。魚和爬蟲用頭向它衝去,可是它們卻不明白這件從上面放下來的東西:它是充滿了人的思想、用各種語言表達看好事壞事,而自己卻無聲無息的知識之蟒,是海中一切奇跡中最奇異的東西,我們時代的大海蟒。

  ヾ指1866年人類成功地將3500公里的電報電纜線沉入愛爾蘭與紐芬蘭之間。

  ゝ“中庭”,古北歐神話對大地的稱呼。北歐神話說大海埵酗@條巨蟒,纏著中庭。

  大海蟒讀後感

  這個童話故事的內涵與安徒生以前的童話故事所表達的情感是不一樣的。《大海蟒》的故事暗示了當時技術的進步,人類的科技文明向前邁進了嶄新的階段。其中電報電纜是人們聰明才智的產物,被放置在了海底,電報電纜大大縮短了人們的相互通訊時間。本文用動物之間的故事來說明了那時候科技的進步,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大海蟒作者

  安徒生是丹麥19世紀著名童話作家,世界文學童話創始人。他生於歐登塞城一個貧苦鞋匠家庭,早年在慈善學校讀過書,當過學徒工。受父親和民間口頭文學影響,他自幼酷愛文學。11歲時父親病逝,母親改嫁。為追求藝術,他14歲時隻身來到首都哥本哈根。經過8年奮鬥,終於在詩劇《阿爾芙索爾》的劇作中嶄露才華。因此,被皇家藝術劇院送進斯拉格爾塞文法學校和赫爾辛歐學校免費就讀。歷時5年。1828年,升入哥爾哈根大學。畢業後始終無工作,主要靠稿費維持生活。1838年穫得作家獎金——國家每年撥給他200元非公職津貼。

大海蟒相關的問答
裝親子寶典 贏母嬰豪禮
相關文章推薦
育兒圖片推薦
聯系編輯

聯系編輯:丁笑
聯系郵箱:dingxiao#pcbaby.com.cn(請將#改成@)
聯系電話:020-38178288-3033

賬戶未綁定手機號

綁定
綁定手機